馍蛋白

【江周24h】我和你的乡村生活

周泽楷11.24生贺02:00

我流江周,私设ooc文笔渣都有

在乡村生活的皮皮楷楷,当他们回归平淡的生活,回归日常,还是那么甜!

楷楷生日快乐!

---------------------------

这些天荣耀论坛又掀起了怀旧风,开始怀念起已经退役的选手们,这其中讨论度最高的不是退役后出任CEO的叶修,也不是去当了幼师的王杰希,而且退役发布会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周泽楷和江波涛二人。其他的选手吧,退役后还偶尔开开直播,玩玩微博,比如叶修,时不时在各种热评里蹦跶,活的像个高仿号;蓝雨的黄少天就更不用说了,每日直播那是必不可少的;苏沐橙做了美妆博主,每天变着花样出教程......一开始大家都还新奇,但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反而轮回销声匿迹的两个人成为了粉丝们热切讨论的对象,话题无非是周泽楷和江波涛到底去哪儿了,两个人到底有没有在......咳,等一系列的问题。

 

 

处在话题中心的周泽楷当然不知道这些事,他现在正在四处溜达,眼看着手机信号从4G变成了3G,“噔——”一下消失不见,然后弹出“手机无网络”的对话框,生气的把与板砖无异的手机塞到牛仔裤后面往回走。

 

地上坑坑洼洼的,前些天下过雨,软趴趴的泥地满是被车轱辘碾过的痕迹,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水坑,一阵冷风,吹的藏在水坑里的小蝌蚪滴溜溜打转。

 

江波涛欣赏了下自己做的菜,嗯,看起来比昨天好一些。周泽楷捧着双手风风火火的跑过,江波涛没理,把菜盛到盘子里,抓住背后想要偷袭的双手,仔仔细细的擦干。然后凑上去亲了亲对方撅起来的嘴唇却被轻咬了一下,在看到周泽楷眼里的狡黠后江波涛禁锢了对方加深了这个吻。

 

鱼缸里的小蝌蚪吐了个泡泡。

 

啧,没眼看。

 

 

 

周泽楷和江波涛退役后就搬到了江波涛的老家,一个安静的小农村。周泽楷本来只想陪江波涛看看,在听到恋人说“我想和你一起慢慢到老”后产生了在这里定居的想法。这一想就是四年,他们也慢慢习惯了这种乡村生活。

 

 

 

吃完饭后周泽楷搬了张躺椅出来,说是躺椅,其实和床差不多大了,方便两个人躺在一起晒太阳。初秋的太阳晒在周泽楷身上,暖洋洋的,远方的摩托车突突的开,和着四周的虫鸣,生出一种交响乐的气势。

 

周泽楷想起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坐的也是摩托车,骑车那个大哥看着一副老实稳重的样子,事实证明,以貌取人是不对的。看着老实稳重的大哥车子发动后变身“狂野战士”,一路狂飙在乡村的小路上,颠的周泽楷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散了架。

 

那时候江波涛的爷爷奶奶还在,两个老人看到小伙子白着一张精致的小脸跟他们问好,顿时心都化了,喜欢上了这个白白净净的年轻人。有时候江波涛会在爷爷面前抱怨仿佛小周才是你们的孙子就被奶奶轻拍了一下,“怎么?人家跟了你还不许我们对人家好了?”在旁边安静坐着的周泽楷的脸突然就红成了大番茄。

 

嘴唇突然一凉,是瓣橘子,江波涛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他身边。

 

周泽楷就着对方的手吃完了橘子,江波涛的手不知道在哪沾上了蜂蜜,甜滋滋的。被人压在床上细细的亲吻时周泽楷还在想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这么甜,然后被对方不满的轻咬拉回了思绪把这个问题抛到了脑后。

 

 

傍晚的时候,手机有了信号。周泽楷的“板砖”有了作用。

 

前些天下大雨,雷劈了村里的电线杆,也顺带影响了村里的信号流通,江波涛倒还好,他本身就不是太热衷于电子产品,打荣耀是因为真的热爱,其他的就不那么上心了,反正家里有一个网瘾少年就够了。

 

网瘾少年周泽楷此时正抱着手机不撒手,屏蔽了一切外物,江波涛只能无奈的打开电视机收看每日的新闻联播,等他的大宝贝手机玩过瘾了来“宠幸”他。

 

也没等多久,周泽楷把手机一扔就趴在江波涛的背上,开始咬他的耳朵。耳朵是江波涛的敏感点,周泽楷玩的乐此不彼,直到被江波涛一个翻身压在床上挠痒才止不住的求饶。

 

终于闹够了,周泽楷的脸都变得红扑扑的,但是正事还是不能忘记的,他缓了口气说:“孙翔他们明天过来。”

 

江波涛“嗯”了一声,然后就凑上去咬周泽楷的脸蛋,留下了一个口水印,这个口水印马上就转移到了自己的衣服上,江波涛一挑眉就把人压着“就地正法”了。

 

 

第二天早上,江波涛起来挖地里的小土豆,这是他们的菜地里为数不多能活的食物。其余的基本上都养不长久,好在三年前村子往外去的公路修好了,两人开着车子去镇子上买菜也是十分方便的。在刚搬来的一年里他们尝试了种很多菜,只有土豆和辣椒活了下来,好在村子里的人热心,送来了许多的菜,他们才不至于在乡村生活第一年就饿死。

 

从地里挖出来的小土豆带着泥,清洗有些费劲,不过两个人一起倒也没有花费多长时间。

 

小土豆刚煮熟,孙翔他们就来了,一下子热闹起来。

 

杜明放下一袋橘子就嚷嚷着饿了,下一秒就凑到厨房用筷子戳了个土豆烫的呲牙咧嘴。

 

被吴启狠狠的嘲笑了一番。

 

孙翔在一旁帮腔。

 

他们已不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了,岁月在他们身上刻下了不少痕迹,让他们变得成熟。此刻重聚一起他们却仿佛还未长大,依旧是那群咋咋呼呼的毛头小子,看不顺眼就互相怼。

 

其实他们每年都会聚好几次,但每一次聚会都还是那个样子,仿佛他们都还在轮回,从未变过。

 

方明华在一旁看着他们互怼,无奈的笑,然后就被吕泊远推到了厨房,没办法,方明华是这群人里厨艺最好的,江波涛凑过去想要帮忙却被周泽楷以“我是寿星我最大”的理由推了出去。

 

待到吃饭时,江波涛看到周泽楷推着蛋糕出来,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赶他出来。原来在这里等着他。他看向那个歪歪扭扭的蛋糕,上面被人很用心的用草莓勾了一颗爱心出来,也是难为对方在这种天气找到这么多大小匀称色泽鲜艳的草莓了。

 

蛋糕正中放着一个丝绒的小盒子,江波涛挑了挑眉。

 

待周泽楷拿出盒子中的对戒时,终于印证了江波涛的猜想。他知道周泽楷这几天抱着手机不撒手,估计是想有个不一样的生日,他也有偷偷的准备惊喜给自己的恋人。只是没想到,对方过生日居然是给自己准备的惊喜。

 

周泽楷拿起其中一枚戒指,“那,那个,你要...跟我过一辈子吗?”因为紧张,周泽楷舌头打结了好几次,真奇怪,明明是老夫老妻了,却像是回到了刚刚表白的时候,莫名的青涩。

 

他们在一起很久了,每天也会说说小情话,表达对恋人的爱意。但似乎一直没有对对方许诺什么,江波涛也寻思着找个合适的时间给对方一个郑重的承诺,只是左思右想,总想找个恰到好处的时机才一直把这件事搁置下来,现在想来,也许是他想了太久让对方不安了吧。

 

江波涛沾了一块奶油点到周泽楷的鼻尖,“好啊。”

 

“砰——”一旁等候多时的孙翔终于按捺不住拉开了礼炮,小伙子们蜂拥而上围住了中间的一对小情人。

 

“生日快乐!”

 

“新婚快乐!”

 

“这句话,留到我们的婚礼上说吧。”江波涛笑着亲了亲面前红了耳朵的人,下一次,就该是自己主动给对方准备惊喜了。


END


最后,感谢大家看到这里,鞠躬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