馍蛋白

【江周24h】谁说半夜两点不睡觉一定没好事?

江波涛11.11生贺02:00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私设有文笔渣,但保证是小甜饼

半夜两点是个好时间呢,皮皮生日快乐唷

“砰砰砰—江波涛先生吗?开门送周泽楷咯。”

--------------------------------------------------

00:15,终于抢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江波涛心满意足的放下电脑。

00:40,洗完澡的江波涛心满意足的躺倒床上,闭上眼睛。

...

...

Long long ago...

江波涛觉得自己躺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却丝毫没有想要睡觉的意思,翻过身看了看手机,凌晨一点整。

他,失眠了。

江波涛瞪着眼睛看天花板,似乎眼睛有点累,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五分钟后...

 

他起来给自己泡了杯牛奶。

吨吨吨——江波涛愣是把一杯牛奶喝出了再来一杯酒的气势,然后他舔了下唇边的奶胡子,躺到床上,等待困意来袭。

然而他等到的是尿意。

解决完生理问题的江波涛看着镜中憔悴的自己,仿佛老了十岁。

他开始做运动,听说运动使人年轻,还能使人入睡。

做了四十个俯卧撑后,江波涛膨胀了,准确说,他的海绵体膨胀了。

于是他只能躺倒床上,等待他的海绵体冷静下来,躺着躺着,困意来袭...

 

啪嗒——

 

关门的声音,然后一阵悉悉索索江波涛内心一激灵,但他选择了按兵不动。为了让自己睡着的更像一点,他甚至模仿起了打呼声。

 

 

 

00:15,周泽楷清空了自己的购物车,放下了电脑。

00:40,周泽楷洗了个澡,开始挑选自己的衣服。

...

...

Long long ago...

周泽楷终于挑了一件他觉得最适合的衣服,悄悄来到江波涛房门前,对方房门虚掩着,周泽楷内心偷笑,这为他的行动提供了大大的方便。正准备悄悄推开对方的门,却听到里面走动的声音。

吓得他僵在了门外。

等了五分钟后,静悄悄的,他又一次鼓起勇气把手附上了门把手,房里面又传来了冲水声。

周泽楷定在了原地。

听着房内传来对方嘿咻嘿咻的运动声,周泽楷脸一红,然后迅速克制住了。

过了好长好长一段时间,长到周泽楷觉得自己变成化石了后,里面终于没有动静了。

又耐心等了几分钟,确定里面的人应该是睡下了。

周泽楷推开门,成功进入了江波涛的房内,然后开始脱衣服。

这几天他一直在思考要送江波涛什么生日礼物,想破头也没有想出来,两人在一起时间太久了,对方也并不需要特别贵重的礼物,实在是很难抉择,于是他求助了百度,在看到一个“把你自己送给他”的高票回答后决定来今天这么一出。

第一次偷袭别人的被窝,尽管是自己男朋友的被窝,但周泽楷还是很紧张。

终于脱下了碍事的秋裤,周泽楷正要往前走才想起门还没落锁,万一被撞破就很糟糕了。

 

“啪嗒——”

 

 

 

江波涛耐心等着那个闯入自己房间的人,他睡前应该是把门锁了的,对方怎么会这么轻松就打开了?但是人的耐心也是有限的,尤其是那个人进门后就一直悉悉索索不知道在干嘛,好奇心打败了江波涛的耐心,他偷偷下床,往门边走去,没有忘记把自己床边的枕头拿上。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周泽楷拿着门把手一脸懵逼。

内心只有一句话:教练!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走过来的江波涛和他一样懵逼。

 


周泽楷脚边散落着裤子和外套,只穿着一个长长的衬衫,到他的大腿中间,下面是百花花的腿和冻得发红的脚,拿着门把手一动不动。

哦,他动了!

小小的吸了下快要流出来的鼻涕,周泽楷的脑内疯狂运转,该怎么解释自己半夜跑到人房间里还把门把手拆了的事。

 


江波涛看到周泽楷吸鼻涕,赶忙拿起外套罩在周泽楷身上,把一脸懵逼的人抱到床上。没有忘记顺手扔掉周泽楷手上的门把手。

终于把自家一脸懵逼冻得浑身冰凉的小男友裹得严严实实,江波涛才想起来问人到底是什么情况。

周泽楷见状也瞒不下去了,老老实实把自己的想法交代了,只是越说脸越红。

江波涛看周泽楷以恨不得把自己闷死在被子里的姿势卷起来,像只熟透的大红虾,又想起对方的打算,心里跟吃了蜜糖似的,甜滋滋的。

但想到周泽楷的手脚还是冰凉的,赶忙把人从被窝里扒起来,自己也躺进去把人牢牢抱着,暖和暖和。

只是周泽楷的体质偏凉,不好捂热,又衣着单薄的在江波涛门边等了这么久,以至于江波涛捂了这么久他的双脚还是冰冰凉。

江波涛想了想还是离开恋人的身体打了一盆水来泡脚。

周泽楷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看江波涛端着盆过来。不知怎么就想到了童年看的一个公益广告,不自觉的念出了里面台词。

“妈妈泡脚~哈哈哈”

念完周泽楷就笑出声,被子一抖一抖的。

江波涛放下脚盆,给人把被子捂好,顺嘴就占了人便宜,

“欸,我的宝宝可不能着凉啊。”

说完就看着人笑,把周泽楷笑的脸颊红红,嘴一抿就没说话。

 

脚盆里有两双脚,白的那双是周泽楷,他的脚和人长得一样秀气,唯一的缺点就是由于血液不流通显得太白了点;稍微偏红一点的脚是江波涛的,小伙子血气方刚的,又常运动,所以体质很好,在大冬天那就是个人形自走火炉。

此时白色的脚正压在偏红的那只脚上面,脚趾头灵动的左挠挠右戳戳。脚的主人也不恼,慢悠悠的泡着。等到终于泡好了,周泽楷想把脚拿出去却被江波涛的脚压住,在对方弯起的嘴角里印下一个“啾”才被放开。

泡完脚变得热乎乎的两人躺在被窝里。

谁都没有立即就睡觉,周泽楷这才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亮晶晶的眼神盯得江波涛好不自在。

“做吗?”

周泽楷很少拐弯抹角,他想到什么就会说什么,只是说话的频率比别人低导致大家都认为他不说话,但是该表态的时候他从来就没有含糊过。就像现在,他过来是为了给江波涛过生日,以一个把自己送给对方的方式,他也就这么问出来了。

周泽楷就是这样坦率的人,江波涛也正是喜欢他的这份坦率。

不过今天已经很晚了,在对方打完哈欠的嘴角吻了一下,江波涛抱住恋人在他耳边说。

“睡吧。”

然后将晚安吻印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今夜做了个好梦。

 

END

第二天清晨,两个“劫匪”叫着“打劫!”踢在了江波涛的门上。

“卧槽!杜明你不是说已经把副队房里的锁撬了吗!”劫匪一号抱着脚哀嚎。

“我是撬了啊!昨晚就撬了!谁叫你睡太死了。”劫匪二号嫌弃的看向劫匪一号。

“杜明,孙翔,你们在干什么,最好给一个解释。”被吵醒的方明华散发着严重的怨念打开了门。

“方哥我错了!”

哀嚎声渐渐远去。

房内的两个人也被吵醒了,也搞明白昨晚的锁是怎么一回事了,不过现在他们谁都不想管。

外面的鸟儿叫的欢快,阳光和煦,这是属于恋人们的幸福时光。

----------------------------------------

最后,感谢你们看到这里,鞠躬

评论(1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