馍蛋白

负心汉/第四棒

江周9000tag预庆联文

上一棒 @兔尾巴小麦草 

下一棒 @学霸兄弟保我高考

-----------------------------------

“对。对不起!打扰了!”轮回其他三个人连忙扯着孙翔逃跑。

 

“欸——”江波涛急急的起身想要追回那逃跑的几个人解释,却感觉一阵头晕目眩,然后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倒下,砰的一下。怪疼的,江波涛晕倒之前想。

 

 

江波涛再次醒来是第二天晚上。四周黑漆漆的,只有床边趴着一个人,毛茸茸的脑袋枕在自己腿边,看起来蛮好摸的。江波涛情不自禁的碰了碰,嘿,还有点扎手!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江波涛已经醒了,只是不知为什么有点脸红。

 

“小周早啊。”江波涛热情的打了个招呼。

 

周泽楷把灯打开,现在很早?

 

江波涛适应了下突然亮起的灯光才发现自己在病房里。难道他们昨晚嗨的太厉害都嗨到住院了?他在内心腹诽,当然他也是这么问的。

 

然后他就看到周泽楷的表情一秒变惊恐,然后冲出了病房。

 

 

 

一个小时后,轮回众人又聚集在了病房里。

 

江波涛特别从容的打了招呼,“晚上好。昨晚玩的开心吗?”然后他就看见以孙翔为首的四个人表情变得微妙起来。

 

等等,孙翔?孙翔不是去嘉世了吗?怎么会在轮回?还叫他副队?

 

江波涛说出自己的疑惑后,不出意料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最终还是医生站出来解释了。

 

江波涛又一次撞到了脑袋,因祸得福恢复了之前的一些记忆,现在江波涛还以为轮回刚夺冠。

 

江波涛这才明白为什么周泽楷听到他说昨晚嗨到住院时的表情那么惊恐。原来距离他们第一夺冠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了,可是他明明昨天还和队员们一起庆祝、喝了点酒、开心的压马路兴奋到不能自已,醒来却发现已经过了三年,江波涛突然有些不真实的感觉。他愣愣的看向周泽楷期望从这人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见江波涛这副样子,轮回众人也不好说什么,静悄悄的离开了,剩周泽楷和江波涛对视。

 

沉默良久,江波涛终于开口了。

 

“小周,能给我讲讲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可着实有点为难周泽楷,他不太擅长言辞,一时之间让他生动形象的讲这几年的事情他也不知道怎么说。想了想,周泽楷突然拿出手机,递给江波涛。

 

江波涛接过一看,上面是一张照片,照片上周泽楷举着写着第九赛季的冠军奖杯笑的一脸羞涩。江波涛觉得自己眼眶有些湿,“第九赛季,我们也赢了吗?”

 

周泽楷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江波涛摩挲着照片,“我就相信,轮回不会输的。”

 

“接下来呢?”周泽楷点开一则新闻《兴欣夺冠轮回惜败!》递给江波涛,江波涛虽然有点失落轮回没能三连冠,但还是迅速调整好心态询问道:“兴欣是第十赛季的新战队吗?都有哪些选手?”

 

...

 

一直到天色发白,江波涛才终于把这些年大大小小发生的事了解得差不多了,只是还有一件事一直在心里没问,但是看着周泽楷困得不住的打哈欠,他决定暂时压下不提。

 

于是江波涛掀开被子拍拍床,“小周到床上来睡一会吧,这会回去宿舍的门也没打开。”

 

周泽楷已经困得睁不开眼,听到有床睡哪还有精力管管江波涛又一次失忆的事就直接倒头睡了。

 

江波涛细细观察着周泽楷,听到那人均匀的呼吸声确定那人终于睡着后,才小心翼翼的把手搭到周泽楷的肩膀上睡了。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江波涛怀里。其实这也没什么对吧,毕竟病房的床就那么点大地方,两个大男人睡着总会靠着亲密一点的。

 

可是让周泽楷觉得尴尬的是,他的腿边有个硬邦邦的东西。

 

更尴尬的事,他自己也硬了。

 

其实男人早上会有生理反应那是很正常的事,但架不住人的心思不正常啊。

 

周泽楷现在就是这样想的。他前不久还和江波涛一起做过和谐的事,虽然第二天早上江波涛就失忆了,现在就算恢复了部分记忆那也是最关键的部分没想起来。江波涛现在的记忆里他们现在还是普通的正副队关系,结果大早上互相面对面勃起是个什么情况?

 

而且这个人还把他搂的死紧,他想偷偷起来解决这个问题都不成。周泽楷轻轻的挣扎了下,然后放弃了。算了,他想,让他自己慢慢平息下去吧。

 

窗外的小鸟吱吱的叫着,病床上的两个人相拥而眠,一片静谧美好。

 

但架不住总有人要作死。

 

“副队!我来看你了!”杜明兴冲冲的推开门。

 

“还在睡啊。看我掀被子大——卧槽队长!”杜明此时内心一万个弹幕刷过去:卧槽队长怎么在副队被子里说起来队长昨晚好像是留在这里陪副队卧槽队长陪着陪着陪到床上去了吗卧槽进展这么快的吗完蛋我现在是不是打扰了他们好像是啊完了完了完了

 

杜明哀嚎一声,“对不起走错了!”然后砰的一声冲出了病房。

 

江波涛被关门声震醒了,他揉了揉双眼,看着床上的周泽楷,好像有点不高兴?

 

他撑起身,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他掀开被子,看向自己的下身。然后立马把被子盖上,干笑了两声。

 

江波涛你在干什么啊,就算队长好看就算你喜欢他也不能对着他硬起来吧!而且还是在同一个被窝里对着人家硬起来,哪有男人对着另一个男人硬的!这叫队长怎么想你!江波涛一边在内心对自己疯狂吐槽一边抬头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想终于可以起床偷偷解决一下了,他尿急好久了。

 

而江波涛看周泽楷准备起身,一脸不开心的样子,想坏了,队长不高兴了。情急之下,江波涛从背后一把抱住了周泽楷。

 

被突然抱住的周泽楷一脸茫然,他要去解决生理问题啊,而且,真的憋不住了。

 

“放开...”周泽楷咬牙切齿的说。

 

而这听在江波涛耳朵里就是周泽楷生气的表现。他想自己必须解释什么。

 

“小周,你听我说...”

 

江波涛这边“你听我说”还没说完,作死的杜明回来拿落在病房的钥匙。

 

当时的场面有多尴尬事后三个人都不敢再回想。

 

杜明一推开门就蒙蔽了,这是干啥?

 

小周,你听我说...说什么?

 

---------------------

戳tag#轮回简称ssr#可看全部联文

顺便一波群宣,江周群:367843686

评论(11)

热度(108)